許昌市文化產業網
  • 搜索
資訊
首頁 > 信息資訊 > 名人動態  >  正文
線條

弘一法師書法作品漸成收藏市場熱點 來源可靠的極少

  • 許昌市文化產業網
  • 許昌市文化產業網
  • 2017-08-17 17:55:57

弘一法師書法作品漸成收藏市場熱點 來源可靠的極少

弘一法師書法作品漸成收藏市場熱點 來源可靠的極少

   

  ▲弘一法師作品《一法·萬緣》五言聯。

  

  ▲弘一法師楷書作品《密林法師詠靈山八景詩》。 (圖片均為資料圖)

  

  ▲弘一法師。(資料圖片)

  

  ▲弘一法師楷書作品《老實念佛》。

  在近年的藝術品拍賣市場上,弘一法師書法作品的出現,猶似清流濯洗人心,讓人感受到另一種書法境界,很受藏家青睞。在剛結束不久的2017西泠春拍上,弘一法師1935年名作《人生之最后》毛筆完整手稿以402.5萬元成交,該作品為所用付梓的最終底稿,是近年來出現最為重要的弘一作品之一。

  今年是弘一法師圓寂七十五周年。共收集作品近500件,為迄今為止最大的弘一法師書法作品集的《弘一大師法書集》日前在上海書畫出版社正式出版。據介紹,該書所有圖片都是原作拍攝,所拍攝作品來自上海博物館、浙江省博物館、溫州博物館、上海龍華古寺、福建開元寺等文博單位,加上全國專家組的審核,作品質量較高,基本確保所收錄作品無偽作。

  晚年獨創書風“弘一體”

  弘一,俗名李叔同。原籍浙江平湖,生于天津,是近代音樂家、美術教育家、書法家、戲劇活動家,也是中國話劇的開拓者之一,培養出了一大批優秀文學藝術人才。他從日本留學歸國后,擔任過教師、編輯,后剃度為僧,法名演音,號弘一,晚號晚晴老人,被后人尊稱為弘一法師,1942年10月13日于福建泉州溫陵養老院圓寂。

  作為一代藝壇宗師和南山律宗高僧,弘一法師晚年更以風格獨創的“弘一體”而成為近現代中國書法史上的代表人物。然而,世人皆知弘一法師作書,但許多人并不知弘一法師書法的“書意”、“禪意”何在。此次出版的《弘一大師法書集》,將諸多公藏弘一法師的書法作品分作品卷以及文稿手札卷精印出版,以期全面展示弘一法師的書法藝術的高度以及人格魅力,其中福建開元寺諸多精彩之作皆是首次出版,極為難得。

  杭州師范大學美術學院副院長方愛龍對弘一法師書法深有研究。據他介紹,弘一法師剃度出家前的書法,可統稱為“俗書”。在這一階段,他的總體書風,一如時人,受到晚清以來勢如波濤的碑學思想的影響。具體表現為,在篆、隸上主要先是宗法清人時賢,后及秦篆漢隸,在楷法上深受北朝碑版的影響兼及鐘、王小楷,在行書上主要取法宋人蘇軾、黃庭堅。而剃度出家后的弘一書法,則統稱為“僧書”。

  方愛龍認為,1924年至1927年,可稱為弘一書法的變法探索期,這一時期也是他形成自己“僧書”時代個人書風的起步階段。而他與前期書風發生裂變的行為起因,完全是因為他接受了平生最為服膺的近代高僧印光法師在1923年的反復規勸:“寫經不同寫字屏……若寫經,宜如進士寫策,一筆不容茍簡,其體必須依正式體。若座下書札體格,斷不可用”“接手書,見其字體工整,可依此書經。夫書經乃欲以凡夫心識,轉為如來智慧。比新進士下殿試場,尚須嚴恭寅畏,無稍怠忽。能如是者,必能即業識心成如來藏,于選佛場中可得狀元。”方愛龍說,正是在印光的教導與啟發下,弘一把他出家后最為重視的廣結善緣、弘揚佛法的書經作品和日常書札從書寫技巧上加以了區別對待。從此,弘一基本上不再涉及草書,即使是行草書也只是在書札中運用,而在書經或其他弘法書件中則主要以楷書或行楷為主。并在1928年至1932年間明確地形成了迥然有別的兩種“弘一體”。

  “悲欣交集”,這是弘一法師1942年10月10日(農歷九月初一)下午寫在為黃福海題寫紀念冊起草文字的廢舊稿紙上寫下的四字絕筆。在方愛龍看來,此時的弘一法師打通了佛道與人性的兩礙情結,順暢地連接了自己一生的“悲”與“欣”的心路歷程。“從某種意義上說,‘弘一體’是弘一法師在書法上的一種追求,而既然是追求,必然有刻意的心理。‘悲欣交集’心境下的弘一法師,才是最真實的弘一法師,是進入了無礙心境的弘一法師。”

  作品來源可靠的卻極少

  “莊嚴,肅穆,安靜,本分——基本就能概括弘一法師書法的面貌。我相信這跟他的為人、性格,以及所從事的弘揚佛法的心境是息息相關的,從他早期的書法到晚年的書法,都能看出他一步一步在變,我相信這是他心境的變化。”北京匡時中國書畫部業務經理程良峰在接受本報記者采訪時表示,弘一法師作為近現代佛學領域的泰斗級人物,其書法研究和造詣已經得到了大家的認可。自上世紀七八十年代開始,人們對弘一法師的書法已經有了一定的認識。“如果從學術角度來說,弘一法師的書法有別于傳統書法的路徑,有其獨特風格,我認為在整個中國書法史里,也是能有一席之地的。”

  據了解,弘一法師的書法作品日漸成為收藏市場的熱點。在北京匡時2011春拍“辛亥百年名人書法專場”中,由劉質平舊藏的一批弘一書法精品,總成交額5000多萬元。同年,弘一法師的名作《華嚴集聯三百》在上海天衡的大型秋拍上以6095萬元成交。2014年,在西泠印社十周年慶典秋拍上,弘一法師行書“放下”,書意俱佳,最終以471.5萬元成交。當時有人言一個字值200多萬元,雖貴卻值。而在2015年西泠印社秋拍上,弘一法師的楷書作品《圓覺本起章》則以3277.5萬元成交。

  對此,程良峰表示,無論從書法學術史的地位,還是從現在的書法市場角度來說,弘一法師的書法都有一定的高度。“這么多年來,中國的藝術品拍賣已經進行了二十多年,弘一法師的書法作品比較受藏家的追捧。綜觀原因,我認為最重要在于,改革開放以后,隨著經濟的高度發展,人們的精神生活有焦慮,心里多多少少有一些不平靜,特別是當很多人的財富積累到一定程度以后,對佛教安寧境界的向往可能會更多一點。”也因此,程良峰認為,由于市場本身也存在需求,隨著時間的推移,弘一書法的價格基本上一直在漲。“當然還存在一個原因,弘一法師的書法數量也不是特別多,畢竟他不是專業的書法家,而是通過書法這個媒介來傳達弘揚自己的佛法,表達自己對佛法的理解。”

  誠如方愛龍所言,弘一法師在書藝上可謂“勇猛精進”,其在成為一代高僧的同時而又成為一代書法大家,正與他早年所極力追求的“士應文藝以人傳,不應人以文藝傳”的人生宗旨相“合拍”。

  尤要一提的是,近年來市場涌現的弘一法師作品雖多,來源可靠的卻極少,其中以劉質平舊藏最為權威和受市場追捧。為此,程良峰建議,在收藏弘一法師書法作品時,一是要參考權威的出版著錄,二是要具有可靠的來源出身,而出自這兩種渠道的作品價格也一定不會低。“我相信未來弘一法師書法的市場價值肯定還會有一個提升,或者說有更好的價格出現。” 程良峰說。

來源:深圳商報

 
 
 
企業服務
 
 
红利扑克10手投注